被跑路”的华谊兄弟能否逃过崔永元“碰瓷”这一劫?

发布时间:2018-06-13 22:06:55

被跑路”的华谊兄弟能否逃过崔永元“碰瓷”这一劫?

  昨天(6月11日),有消息称,华谊兄弟王中军与王中磊突然质押几乎全部股权,疯狂套现。

  6月6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宣布华谊兄弟持股人王中军、王中磊的股份质押状况。

  截止公告日,王中军共向中信建投证券有限公司质押股份550,879,999股,占公司总股本19.86%,作为第一大股东、公司法人,仅剩2.21%的公司股份。

  此消息一出,被外界解读为抛售股票疯狂套现,从而引发市场讨论。在舆论的背后,是资本市场对华谊,乃至整个影视板块的“集体恐慌”。

  自崔永元手撕范冰冰,拳打冯小刚,让《手机2》的出品方华谊兄弟硬生生地吃了一个跌停板以来,整个文化传媒板块一片惨跌,不少人惊叹,崔永元不愧为当年的央视一哥,轻轻一出手,就让股市抖三抖。

  实际上,崔永元并没有那么神,他只是成功“碰瓷”,将华谊所面临的商誉危险提前一步摆到公众面前。

  截至昨天收盘,华谊兄弟下挫3.25%,股价为6.85元,创出2013年6月以来的新低。华谊兄弟在6个交易日市值缩水接近37亿。已经跌成白菜价的华谊兄弟,仍然“跌跌不休”。

  面对外界猜测,网友质疑,华谊兄弟周一晚间发布公告再次澄清,王中军和王中磊自2014年至今未减持过公司股份,不存在套现行为。

  在华谊兄弟官方微信号发布的《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致全体股东的一封信》,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复。

  关于依法纳税。华谊兄弟一直遵守上市公司法律法规,与合作演员签署的合同均合法合规,并依法及时缴纳相关税费。关于“税务局进驻华谊兄弟审查合同”一说纯属捏造。实际上,从2009年上市到2017年,华谊兄弟旗下注册于浙江东阳的各公司连续多年荣获东阳市年度纳税百强企业。

  关于股权质押。股权质押不是抛售股票,更不等同于“套现”。股权质押既不会影响华谊兄弟的股权结构,也不会影响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是合法合规的常见筹资方式之一,融得资金主要用于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关注华谊兄弟的朋友可以查询历年来关于股权质押的公告信息,股权质押都有周期性可循,并无“突然”一说。

  关于投资并购。有声音质疑收购东阳美拉和东阳浩瀚是否合理,实际上这两家公司这几年的表现已经是很好的回答。以美拉为例,小刚导演的历年作品早已验证了他的电影创作能力,随着位于海口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2014年开街,小刚导演创造和转化IP的能力和价值也得到了印证;收购美拉这几年,仅看电影票房一项,《我不是潘金莲》和《芳华》两部文艺片就已经实现了近20亿的总票房,再加上《芳华》和线下文旅互动带来的长久收益,和小刚在综艺节目、网大网剧和新导演孵化等领域布局的陆续收益,东阳美拉的公司价值已经实现了大幅增长。

  据多位影视领域资深人士表示,高质押与影视行业特点相关。拍摄一个项目,影视制作公司通常需要先付演职人员、服装制景、剪辑制作等成本,播出(上映)后很久才能收到购片(票房)的结算,通常影视制作公司会采取股权质押或者发行公司债的方式来进行筹资,影视文化类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都相对较高。

  以电视剧款项结算为例,通常电视台购买电视剧会分三次结算,确定购买时支付一部分、播出前后、播出当年的年底,所以回笼资金相对较慢。

  20世纪著名的经济学家欧文·费雪曾经说过:凡是可以产生收入的都是资产。也就是说,体力是资产,智慧是资产,美貌是资产,关系也是资产。

  所以,当丈母娘嫌弃你没房没车时,你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虽然我没钱,但是我长得帅,又聪明,还上进。潜意识里,你已经把你的帅气,聪明和上进都进行了估值。

  对于公司来说也一样。为什么资产一样的两家公司,某一家的盈利能力却超过另一家呢?常常归结为,管理团队强,客户资源多,品牌影响力大等等。

  可见这些看不见的隐性资产,是有很大价值的。那么,怎样表示这些资产呢?会计上发明了一个词叫做“商誉”。

  但是,要注意的是,商誉不能自己估算。只有在企业被收购的时候,才会对商誉进行“估值”。也就是说,无收购,不商誉。

  所以,商誉的官方定义是:公司收购资产时,支付对价与标的净资产公允价值之间的差价。

  举个简单的例子,B公司收购A企业,A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为5亿,但是B公司花了10亿买了A,那么就需要确认10-5=5亿的商誉。

  市场之所以关注华谊兄弟大股东的股权质押话题,主要在于此前公司高价收购明星公司所引起的争议。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宣布以7.56亿元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简称“浩瀚影视”)70%的股权。市场最为关注的是,浩瀚影视仅仅成立一天,但公司估值超过10亿元,浩瀚影视的股东艺人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虽然群星璀璨,但质疑声一直不断。

  收购浩瀚影视一个月后,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公告,以10.5亿元收购东阳美拉股东冯小刚、陆国强合计持有的70%股权,以电影、艺人经纪以及综艺节目为主要业务的东阳美拉就成为了华谊兄弟的子公司。东阳美拉在收购时成立两个月。根据公告,当时东阳美拉的资产总额为人民币1.36万元,负债总额为人民币1.91万元,所有者权益为人民币-0.55万元。

  两次收购致使华谊兄弟的商誉大为增加。华谊兄弟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年末商誉账面原值为30.47亿元,其中东阳美拉形成商誉10.47亿元,浩瀚影视形成商誉7.49亿元。

  于是华谊兄弟实控人兄弟大笔质押公司股份,自然成了市场的关注目标,尤其是质押股票合计占其持有量的近九成。

  2009年,华谊上市,王中军曾对高管们明确表示,华谊兄弟势要“去电影化”,即不再以电影业务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2014年,华谊的“去电影化策略”正式落实,将其传统的影视+艺人经纪业务模式分为三大板块:影视娱乐板块、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和互联网娱乐板块。

  华谊的“去电影化”策略能否走通也至关重要。中国从事电影行业的企业家,几乎都有一个东方迪士尼的梦想。除了华谊,光线传媒、博纳影业、长城影视、和乐视厘清关系的乐创文娱也都在着手影视城相关项目。2018年,文化部与旅游部合并,这让业内普遍认为,文旅融合是大趋所趋。

  冯小刚电影公社2017年营业收入7.85亿元,营业利润1.12亿元,净利润8284.17万元。对此,华谊认为冯小刚创造和转化IP的能力和价值已得到印证。另一方面,不可回避的是,电影公社总投资高达55亿元,目前还负债24.23亿元。

  截至2017年底,华谊兄弟累计签约相关影视城项目18个,包括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华谊兄弟南京电影小镇和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郑州)等。

  长期缺钱的华谊,等得了影视城的造血吗?崔永元的“缠斗”,会否成为压倒华谊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问题,还取决于政策对行业的监管走向,华谊会否成为监管重刀之下的“牺牲品”仍未可知,故事还在继续。